《易经》:过度的享受人生,本身就是一个错误

摘 要

人生当收放结合,劳逸相当,人生才能适度平衡,太过于辛苦和刻薄,这样的人生即便是得到一些功名,但是也难以获得幸福。 正所谓“士君子持身不可


  
  人生当收放结合,劳逸相当,人生才能适度平衡,太过于辛苦和刻薄,这样的人生即便是得到一些功名,但是也难以获得幸福。
  正所谓“士君子持身不可轻,轻则物能挠我,而无悠闲镇定之趣;用意不可重, 重则我为物泥,而无潇洒活泼之机。”
  君子为人处事是不能轻率浮躁,因为轻率浮躁会受到外物的干扰,从而失去悠闲身定的情趣。思虑用心不能太过于执着,因为过于执着,会受到外物的干扰,失去了潇洒活泼的生机。
  总之,轻率浮躁和过分执着,都是不可取的状态,做事情要讲究方法和原则,更要讲究一个度,即便是劳逸结合,享受人生,也要懂得适度为好。
  但是生活中,很多人难以把握好真正的一个度,总是容易沉浸在过分享乐的过程中无法自拔,从而养成一个松散懒惰的习性,这对于人生来说,也是极其得不偿失的一个体现。
  
  《易经》之中,有这样一句话:
  初六:鸣豫,凶。
 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:初六爻辞,沉溺于荒淫享乐之中,是凶险的。
  《象传》之中说:这样的人生,意志必然消退,最后的结局必然是身败名裂。
  初六属于阴爻,因为不正,是小人,但是初六与九四阴阳相应,有上层强大的援助,可以随心所欲,得意洋洋,不知不觉的让自己的身心愉悦起来。
  但是容易自鸣得意,结果却是凶险的,就如同生活中,具备先天优势的很多人,因为具备先天性的优势,所以容易恃才傲物,养成一个骄傲享乐的毛病和习气,缺少了吃苦的一个过程,人生难以脚踏实地起来。
  过分的享乐会消磨一个人的意志,最终会丧失自己的本性,遭受祸患,由此说明:适当的愉悦可以舒展身心,但是不易过度。
  
  曾国藩说:天下古今之庸人,皆以一惰字致败,天下古今之才人,皆以一傲字致败。吾因军事而推之,凡事皆然,愿与诸弟交勉之。
 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:古往今来,庸人失败,皆因一个懒惰的习性,而有才之人不得志却是因为骄傲的习气。
  无论是生活还是其他方面都是这样的道理,我希望各位弟弟能够与之以此勉励,以求进步。
  一个人不管是人生不得志,又或者是从高处走向低谷,大多都是因为过于傲娇的习气,所以很多人说,年少得志是一个灾祸,就是因为一个人生活得太顺利了,容易骄傲和忘我,忘记了自己的本分,忘记了自己应该刻苦坚持的那一份心性,最终导致的必然是糟糕的人生结局。
  所以当一个人身上有着傲气又有着懒惰的习性时,他的人生必然会走向失败。
  
  有一年,国外一个很规模很大的大学毕业考试。
  一个教学楼的阶梯上一大群大四的学生聚在一起,讨论几分钟之后就要开始的考试,他们脸上洋溢着自信,这是他们上大学的最后一场考试,接下来他们就可以毕业找工作。
  有几个人说自己的工作已经找好了,其他几个人胸有成竹的吹嘘着自己将要做多么大的事业,对于即将进行的考试,他们显得胸有成竹的样子。
  教授告诉他们:可以带着自己需要的教科书笔记本等等,但是他们考试的时候彼此不能交头接耳。
  学生们非常轻松,当教授把试卷发下去的时候,学生喜形于色,因为他们看到只有5道题,后来几个小时过去了,教授开始收集试卷。
  这时学生们脸上不再有信心,而且有很多难以相信的表情,教授看着学生哭丧着脸,就说:“有几个人把5个问题都答完了吗?”
  没有一个人举手,教授又问:“有几个人把4道问题答完了?”
  教室里仍然没有人举手,三道?两道?那一道呢?总有人做完了吧。
  学生保持沉默,教授就告诉他们:“这就是我的预期,我就要加深你们的印象,在这几年的教育之中,其实还有很多的问题,你们一无所知,这些你们不能回答的问题,只会在日常操作之现。”
  
  然后教授微笑着告诉他们:“你们记住,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能骄傲,要不停的学习,不断的为自己充电。”
  教授这一场特殊的考试,其实告诉他们的就是一个道理:学无止境。
  这个道理之间浅显又深刻,如果不想被世界淘汰,就要一直学习。
  在这一个过程中,抛开的必然是自己骄傲和停滞不前的懒惰习性,只有这样,才能让自己处于不断的充电状态中,最后的人生才能迎来不一样的光明和成功。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