易传中的道家思想

摘 要

研究《易传》中的思想,第一不可忘记的是《易传》的完成在西汉末这一回事。因为,切实地把握着这一点,才能清楚地明白《易传》与先秦思想的关系:

  研究《易传》中的思想,第一不可忘记的是《易传》的完成在西汉末这一回事。因为,切实地把握着这一点,才能清楚地明白《易传》与先秦思想的关系:诸子百家之说到这时都已成为过去,成为新思想界的主潮的,除却各色各样的汉人自己的新创,便只有儒道两家并肩称王的势力。《易传》的内容,正好是这一情势的反映,这一部古今杂糅、庸浅迂陋的着作中,除却各色各样的汉人思想,所采取于先秦的,便只有儒道两家的思想。
  儒家的思想是《易传》的精华所寄,道家的思想在《易传》中却只占据着一部分势力。
  道家思想见于《易传》的,主要有两点:一是老子所发明的“道”,一是他的轮化论。
  先从“道”说起。
  “道”一术语,在儒道两家所用的意义上是各不相蒙的。儒家的道,是伦理上的道,其意义有四:
  (一)指思想行为等之趋向:
  子曰: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”(《论语?卫灵公》)这是最少用的一例。
  (二)指思想行为之理法与规范:
  子曰:“富与贵,是人之所欲也,不以其道得之,不处也。贫与贱,是人之所恶也,不以其道得之,不去也。”(《论语?里仁》)
  (三)指合于理法规范之思想行为,或思想行为合于理法规范者之精神:
  1.子曰:“父在观其志,父没观其行,三年无改于父之道,可谓孝矣。”(《论语?学而》)
  2.有子曰:“礼之用,和为贵,先王之道,斯为美,小大由之。”(同上)
  3.子曰:“参乎!吾道一以贯之。”曾子曰:“唯。”子出,门人问曰:“何谓也?”曾子曰:“夫子之道,忠恕而已矣。”(《论语?里仁》)
  4.子谓子产有君子之道四焉:其行己也恭,其事上也敬,其养民也惠,其使民也义。(《论语?公冶长》)
  5.子曰:“君子道者三,我无能焉;仁者不忧,知者不惑,勇者不惧。”子贡曰:“夫子自道也。”(《论语?宪问》)
  (四)指表示思想行为等之理法规范之总体之抽象观念,如:
  1.孔子曰:“天下有道,则礼乐征伐自天子出,天下无道,则礼乐征伐自诸侯出。”又曰:“天.下有道,则政不在大夫,天下有道,则庶人不议。”(《论语?季氏》)
  2.子曰:“朝闻道,夕死可矣。”(《论语?里仁》)
  3.子曰:“士志于道,而耻恶衣恶食者,未足与议也。”(同上)
  4.子曰:“可与共学,未可与适道。可与适道,未可与立。可与立,未可与权。”(《论语?子罕》)
  5.子曰:“人能弘道,非道弘人。”(《论语?卫灵公》)
  道家的道,是哲学上的道,是形而上学上的道,用以表示宇宙间一切存在所以然的最高原理,即宇宙法则或宇宙秩序。这个道,是老子所发明:
  有物混成,先天地而生,寂兮寥兮,独立而不改,周行而不殆,可以为天下母,吾不知其名,强字之曰道,强为之名曰大。(《老子》二十五章)
  宇宙间一切存在为什么存在?这必有其所以存在的原理,那么这个所以存在的原理——道——是先于一切存在而存在的,故曰,“先天地而生”,“可以为天下母”;而万物恃之以生:
  大道泛兮,其可左右,万物恃之以生而不辞,功成而不名有,衣被万物而不为主。(《老子》三十四章)
  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。(同上四十三章)
  但这原理并不是一个具体的客体,只是一种抽象的存在,所以它的存在状态是“寂兮寥兮”,是:
  道之为物,惟恍惟惚。惚兮恍兮,其中有象。恍兮惚兮,其中有物。窈兮冥兮,其中有精。其精甚真,其中有信。(《老子》二十一章)
  宇宙间一切存在的本源,推求到它们所以然的最髙原理的存在便不能再往前推求。这一最髙原理的本源,只好说是出于自然;至于所由而生的宇宙间一切存在,它们的生长死灭却莫非取法于这一抽象的最髙原理:
  人法地,地法天,天法道,道法自然。(《老子》三十五章)
  这个道,显然与儒家的道毫不相关。儒家中从来没有这样的道的观念,有这样道的观念的只有荀子:
  大道者所以变化遂成万物也。(《荀子?哀公篇》)
  万物为道一偏。(同上《天论篇》)
  这里的“道”,显然不是儒家所惯用的“道”字的意味,而是与道家的道的观念极相近似的。但荀子是老庄以后的人,没问题地可以断定他曾受道家的影响,而有所得于道家之说。
  • 版权声明:本网站所有信息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并非科学的研究结果,仅供网友娱乐参考,切勿过度沉迷。相关文章原作者如不愿意在本网站刊登,请通知本站,予以删除(ixz9163@163com)。
  • 转载请注明:易传中的道家思想 +复制链接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