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易传》的变易哲学是文化优良传统的思想

摘 要

《易传》富于辩证思维,这是人所共知的。《易传》的中心观念是变易,宣扬“日 新”、“生生”。这种变易观念应用于人生观,于是强调“刚健”,主

  《易传》富于辩证思维,这是人所共知的。《易传》的中心观念是变易,宣扬“日 新”、“生生”。这种变易观念应用于人生观,于是强调“刚健”,主张“自强不息”;应 用于天人关系问题,于是提出了 “裁成天地之道,辅相天地之宜”的天人协调学说。我 认为,这些就是文化不断前进、不断发展的真实思想基础。
  (一)“日新”、“生生”
  《系辞》肯定变化的普遍性:“在天成象,在地成形,变化见矣。”天上日月星辰之 象,地上草木鸟兽山河之形,都表现了变化。《系辞》更论变化的意义云:“变化者,进 退之象也。”又说:“阖户谓之坤,辟户谓之乾,一阖一辟谓之变,往来不穷谓之通。” 或进或退,一开一闭;都是变化。
  《系辞》提出了 :‘日新之谓盛德”、“生生之谓易”的重要命题。日新即新而又新, 生生即生而又生。“生生之谓易”是《易传》提出的关于变易的界说。《系辞》强调 “生”,更提出“天地之大德曰生”。所谓生即产生、发生之义。孔颖达疏:“言天地之盛 德,常生万物,而不有生,是其大德也。”德指本性。“日新”是“盛德”,“生”是“大 德”。日新亦即生的涵义。《系辞》又云:“天地纲绲,万物化醇。男女构精,万物化 生。”化醇指粗化而为精,化生指旧化而为新。
  《系辞》重生,也承认有生必有死,“原始反终,故知死生之说”。有始必有终,有 生必有死。但终则有始,死者虽不可复生,旧终必有新始。始终相续不绝,《系辞》称 之为“继”。“一阴一阳之谓道,继之者善也。”所谓“继”即是连续性。事物既有变易 性,乂有连续性。《易传》以为连续性是善的基础。如果没有连续性,也就无所谓善了。
  《易传》重视“日新”、“生生”,因而在政治上也强调变革,肯定变革的必要。《系 辞》云:“变而通之以尽利”,“功业见乎变”。《彖传》赞美汤武革命:“天地革而四时 成,汤武革命,顺乎天而应乎人,革之时大矣哉!” (《革卦》)孟荀都是盛赞汤武的, 《易传》也髙度赞扬汤武,这是先秦儒家一贯的观点。
  《易传》为封建制时代的变革思想奠定了基础。
  (二)“刚健”、“自强”
  《易传》论天人之道,提出“刚健”观念,认为天是运行不息的,称之为“健”,人 亦应效法天的“健”而“自强不息”。《象传》云: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。”自强不 息即是勉力前进,永无休止。
  《易传》盛赞刚健的品德,《彖传》云:“需,须也。险在前也。刚健而不陷,其义 不困穷矣。”遇险在前,待时而动,不陷于险,则能保持其健。又云:“大有,柔得尊 位,大中,而上下应之曰大有,其德刚健而文明,应乎天而时行。”又云:“大畜,刚健 笃实辉光,日新其德,刚上而尚贤,能止健,大正也”,此皆依据卦象而赞美刚健,含 有以刚健为重要原则的意义。
  老子提出“虚静”、“柔弱”之说,强调“柔弱胜刚强”,但是“有见于屈,无见于 申”,陷于一偏。《系辞》依据卦爻论刚柔云:“二与四同功而异位,其善不同,二多誉, 四多惧,近也。柔之为道不利远者,其要无咎,其用柔中也。三与五同功而异位,三多 凶,五多功,贵贱之等也,其柔危,其刚胜耶?” 二四皆阴位,柔而得中,亦可无咎。 三五皆阳位,以柔处之则凶危,以刚处之则可胜。这是说,刚柔的胜负,要看所处的地 位。这就纠正了老子“贵柔”的偏失。
  老子的柔静学说对于文化有深远的影响;但是,在文化的发展中发挥主要 作用的还是《易传》的刚健学说。老子的社会理想是“复结绳而用之”,庄子学派更宣 称“文灭质,博溺心”,这都是对于文化的否定。所以老庄学说只能作为儒家的补充, 而儒学在古代文化中始终居于主导的地位。在儒家学说中,《易传》作为孔学的重 要内容,影响实为最大。文化是需要不断前进不断发展的,不前进就会陷于停滞,陷于 偏枯。《易传》所宣扬的“自强不息”的精神,激励着许多思想家、科学家、艺术家进 行新的探索,把文化事业推向前进。这是文化史上的最重要的事实。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